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艺术评论 >

艺术评论

NEWS

丹青有继——读国家一级美术师金树勇山水画卷

作者:King发布时间:2019-04-14 19:05

文/何怀硕

山东——孔孟之乡,中国古老文明的发祥地,依托于深厚文化的滋养,山东画坛人才辈出。时间推移到新中国成立后,随着50年代双百方针的提出,文艺界迎来了又一个创作的春天。

在今后的几十年内,山东画家可谓群星荟萃:山水画坛由关友声、黑伯龙、弭菊田、岳祥书引领大旗,被时人誉为“关黑弭岳”;画坛泰斗李苦禅、美协主席于希宁、白石高徒许麟庐、王天池等人则在花鸟画坛各领风骚。再加上活跃在各地的山东籍书画家:赫保真、郭味蕖、郭传璋、陈维信、张朋、崔子范等人,这一系列璀璨的名字构筑了山东画坛的鼎盛时期。

如今,年华已老,斯人已逝。在这枯灯之下,我翘首期待书画后辈们可以继承先人衣钵。

零八年游历济南府,在一次联展中,朋友向我推荐画家金树勇,介绍其师承黑伯龙、金棻,水墨功夫了得,问我是否有兴趣看其作品。能够受教于山东书画界两位泰斗式人物,这本身就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。挪步至山水画展厅,一幅作品首先映入眼帘,整幅画作洋溢着文人气息,这在当代学院派盛行山水画坛是少见的。再细一看,作者正是画家金树勇,感慨之余,也引发了我深入研究的兴趣。

借用前人的说法,金树勇应该属于“隐逸型”画家。同为回族的他自小便与黑伯龙、金棻二位前辈相识,虽然此时树勇先生年龄尚小,但朝夕与二位前辈相伴,目睹恩师创作过程,并得悉心教导研习书画,这样的经历显然是弥足珍贵的。可惜二位前辈过早驾鹤西游,艺术界从此失去两位巨匠。树勇先生也暂时隐逸下来,他心中一直铭记二位先师所嘱“沉下心来研习传统技法,领会先贤笔墨意趣。”名利的变幻,潮流的翻新,他都坦然处之,默默的践行前人之路,求索着艺术上的大道。

或许是因缘造化,其与黑伯龙先师的渊源在若干年后得以延续。拜入张宝珠先生门下,使得树勇先生回归伯龙一脉,并再次走向主流画坛。此时的他已尝试变法,用笔更显放逸率真,作画前早已了然于胸,洒然自若,而苍茫之气尽现于纸上。皴擦点染,以随意而有法度的用笔和浓淡干湿的用墨,使得笔、墨、水三者完美融合,笔墨相会,水墨相融,氤氲而生,气韵而成。

“世间无处不留白”书画艺术更讲究留白之妙,静观树勇先生作画,在实处墨色渲染,疏处巧妙留白,阴阳相生,使人在雄浑之中可以感到一股空灵之气,正可谓深得南北二宗之妙。古语云:“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”树勇先生亦深谙此道,在冗杂事物之外遍游名山大川。林间幽径、溪谷河流处处留下了他的足迹,长年的游历不但开拓了他的视野,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素材,也为“外师造化,内得心源”的艺术真谛做了完美的注脚。

诚哉树勇先生不侍浮华、淡于名利,却已然引起收藏界的广泛关注,这是对其数十年艺术生涯,甘于寂寞、舍得功名的最好褒奖,窃笑谈为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。

二零一一年秋于台北石园

(作者为中国国家画院院委、台湾师范大学教授,著名艺术评论家)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水墨意境——论国画家金树勇书画艺术